首页 面试技巧 教育资讯 综艺频道 美食资讯 娱乐资讯 航空资讯 宠物资讯 农业信息 心情说说 科技资讯 化工资讯 医药资讯 求职招聘 故事会 站长资讯 旅游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 :故事会 >  正文
回生烛
http://owanxianqun.com.cn2020-11-15

? 1.寻烛? 烟雨江南。辰时,路上行人稀少,素雨立于桥头,只见一个青年表情严肃,直接从她身边经过,匆匆下了桥,往百川巷去了。? “老板,劳驾。”方寒天进了一间杂货店铺。? “原来是方少爷,快快请进!”店老板主动上前热情地招呼着,“不知方少爷这次来所为何事?”? 方寒天显得有些犹豫,半晌,他才开口说:“听闻老板店内平日除了销售日常杂货外,偶尔还卖些奇珍异物?”? 店老板摇摇头:“街头传言,方少爷怎可轻易听信?”? 方寒天见店老板否认,慌忙说:“老板,我方寒天如今是真的走投无路了,是……家父叫我来的。”? “是方老爷啊。”? 见事情似乎有转机,方寒天连连点头:“是啊,家父还说,这个忙,只有您才能帮。”? 店老板询问道:“不知方少爷想买何物?”? 方寒天小心翼翼地说:“回生烛。”店老板点头道:“有的。”说罢,店老板走进里屋拿了一样东西。? 那是一支蜡烛,不仅香味奇特,而且通体发黑。一般的蜡烛,红喜白丧,而黑色则寓为不祥。? 店老板介绍道:“这便是回生烛,将它放在回生者的身旁,在死者逝去的第七天点燃,即回魂日,其烛长六寸,可点三个时辰。”? 方寒天一惊,脱口道:“如此蜡烛,竟可烧这么久?”? 店老板笑道:“此烛非彼烛,每燃尽一寸,相当于减寿十年。”他盯着方寒天,“用六十年寿换来的三个时辰,方公子还觉得久吗?”? 方寒天猛然觉得后背一凉:“你说什么?六十年的寿命?”? 店老板不置可否:“对于已逝之人而言,回生本就逆天而行,明知天命难违,违者自是要付出代价。”? 半晌,方寒天掏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,小心翼翼地拿起回生烛。? “方公子且慢。”? 他疑惑地问:“老板还有事?”? 店老板依旧笑意盈盈:“只是想告知公子,回生烛噬的是点烛人的寿,若在火烛燃到一半时突然熄灭,将会发生可怕的事,切记。”? 方寒天的表情一瞬间发生了变化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罢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杂货店。? 店门外,素雨望着方寒天远去的背影,抬头又瞥了一眼杂货店的匾额,露出一抹轻蔑的笑。? 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素姑娘,”店老板说,“近来可好?”? 素雨皮笑肉不笑:“不劳老板费心,素雨一切安好。”? “怎么?你是要去阻止那方家大少爷?”? 素雨立即面露愠色:“老板,你可知这样做会害了他?”? 店老板说:“这本是他的夙愿,我只是助他一臂之力罢了。”? 素雨一怔,竟不知该如何反驳。? 2.找烛? 午时,方寒天回到府邸,吩咐下人将午膳送到他的房里。? 今天已经是父亲逝去的第七天。关上门,方寒天掏出了回生烛。事实上,他对于这支蜡烛能起死回生的说法只是半信半疑,可回想起父亲临死前,将这件事情托付给自己时郑重其事的神情……? 突然,门外传来“啪”的一声。? “谁?”? 只见一个身影一闪而过,方寒天忙不迭地放下黑烛出门查看。? 可是那个人的速度太快,转眼就不见了踪影。方寒天追去看了看,那是位于西苑的三娘住的地方。? “寒天,你在这儿做什么?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方寒天回头一看,母亲正好从三娘房里走出来。? 他有些诧异:“您怎么在这里?”母亲微笑:“你三娘这些天身体有些不适,托我抄两本心经带给她。你是来找你三娘的吗?”? 方寒天连忙摇头:“我只是路过,我陪娘回去吧。”? 母亲点点头,不再多语。? 之后,方寒天重新折了回去找那人,却没有任何发现,无奈之下,他只好回屋另做打算。然而,他惊骇地发现,那支回生烛不见了!? 方寒天突然想起三娘的儿子,也就是他弟弟方阳可能是刚刚那人。于是,他再次来到三娘屋子的方向,绕到了弟弟的住所前。? “我看这东西不祥得很,还是扔了吧。”? “娘,你胡说什么呢,这可是好东西啊!”? 是三娘和弟弟,他们在谈什么?难道……? 方寒天一惊,三步并作两步,推开门,只见弟弟匆忙将什么收到背后,内厅里的两个人皆面色慌张。还是三娘处事稳重,问:“怎么连门也不敲就闯进来了,可有急事?”? 方寒天并不领情,直接询问方阳:“你刚才去过我的房间?”? 三娘怒道:“对长辈无理也就算了,你竟这样质问自己的弟弟?阳儿刚刚一直陪我聊天呢。”? 方寒天冷哼一声:“我不过问一句,三娘如此紧张,着实令人费解。”? “你!”三娘还想说什么,却被方阳一把拉住:“好了,娘,您别气,都是一家人,还是我和大哥说吧。”? 方阳解释道:“我娘就这样,大哥你千万别放在心上。方才我真的在与娘聊天,外面出了什么事吗?”? 方寒天盯着他,欲言又止,万一不是弟弟拿了回生烛呢?? “没有的话,就算了……”他盯着方阳,“只是有些事情做了,是要为此付出代价的。”? 方阳一震:“我知道了。”? 方寒天走了,留下了三娘母子二人相互对视,各怀心事。? 3.回生? 其实,方寒天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临死前再三嘱咐自己要那样做,他边想边往回走,差点儿撞上面前一个瘦小的身影。? “素雨妹妹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也没有提前说一声。”? 素雨是四娘的女儿,两年前离开方宅后便音讯全无,现在却突然回来了。素雨倒是神色自若,仿佛早已知晓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。? “我刚回来,赶巧吃上了大娘做的菜,味道好极了。对了,哥哥你怎么没来呢,是不是不舒服?”? “没什么。”方寒天说,“只是有些事要忙,就在屋里吃了。”? “哦,那晚饭你过来吃吗?”? “怎么了?”? 素雨摸了摸鼻子:“好歹我都回来了,大娘说今晚加菜呢。”? 方寒天有些忍俊不禁:“小馋猫,好,我晚上过去。”?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就各自回了屋。? 晚饭的时候,方寒天陪母亲先到了大厅。接着他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情,装作不经意地问:“娘,我下午去找了弟弟……三娘也在,她说她一直在和弟弟聊天……你下午真的是去找三娘吗?”? 母亲突然脸色变得惨白,方寒天讶异地看着母亲,还没等他弄明白,素雨急冲冲地从院子的方向跑来,方寒天询问道:“怎么了?”? 素雨急道:“大娘不见了!”? 母亲也急了:“寒天,你大娘做事一向守时,该不会出事了吧?”? “先别急着下结论,我们不如四处找找。”说着,方寒天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,“素雨,你们先去找方阳和三娘,让他们也帮忙找找,我过去爹那边看看……”? “我跟你去。”母亲说。? “……这,好吧。”? 母子俩一前一后进入屋子,屋中烛火飘忽不定地摇曳着,一口木棺摆放在屋子的正中央,极其醒目。? 突然,方寒天的母亲惊呼一声,方寒天正要问怎么了,结果正好看见那支用来照明的蜡烛,竟是他丢失的那支回生烛!? 这时,方阳他们三人也赶到了。? 方寒天忍无可忍,一把拉过方阳:“这蜡烛是你点的?”? “放开我!你在说什么啊?什么蜡烛?”方阳一脸疑惑。? 方寒天看方阳的样子不像是装的,便问:“你那时候藏的是什么?”? 方阳犹豫了一下,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:“你说这个?”一件黑色的挂件展现在众人眼前,“这是素雨回来带给我娘的护身符。”? “这符确实是我给三娘的。”素雨开口道,“三娘说她最近常做噩梦,正好我身上多带了一件,就给了她。寒天哥哥,有什么不对吗?”? 方寒天停住了,还想说些什么。? 突然,三娘“咦”了一声,指着回生烛说:“你说的莫不是这支奇怪的黑蜡烛,今天我倒是在我房间里见过……”? 方寒天突然明白了母亲到底去三娘屋子做什么了……? “不错,是我!”母亲主动承认,“这招鬼的蜡烛,你怎可带回家?”? “招鬼?”除了素雨和方寒天,其他两人异口同声地问。? “怎么你还想瞒我?午膳时,素雨可都告诉我了,她看见你去了一趟杂货店,等你走后,她打听到你买的是支招魂用的蜡烛!”? 素雨一脸无辜:“我的确看到寒天哥哥了去了杂货店……”她故意没把话说下去。? 三娘一愣:“什么意思?我房里的那根烛难道是姐姐你……”? 方寒天打断她:“既然这烛不是你点的,那你后来把烛给了谁?”? “自然是你大娘呀,方家内事都归她管的。”? “不错,是我。”大娘从内室徐徐走出,“你们方才在外面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。还有,雨儿对二妹说的,我也听见了。”? 只听三娘在一旁叫唤:“大姐,你这是做什么,知道招魂你还……”? 这时,屋外正巧刮来一阵冷风,几乎把烛吹灭,三娘马上住了嘴。? 方寒天警惕地盯着灵柩,提防着父亲会毫无预兆地醒来。? “对,我就是知道能招魂,所以才点上的。”大娘笑了,可是又哭了,“我就是想再见见老爷,不知他在下面过得怎么样了……”? 霎时,所有人都沉默了,大娘的哭泣声在寂静中显得格外清晰。? 方寒天突然想到那根蜡烛根本不是招魂用的!再烧下去,大娘就要出事了。他急忙扑过去,打算将蜡烛熄灭,却不料先撞到了母亲,这边又推倒了方阳,最后,素雨被推了出来,正好撞在了大娘身上。大家乱作一团,蜡烛被撞倒了。? 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,而后又亮了起来。素雨换上一根普通的白蜡烛点上,不动声色地收好了回生烛,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此刻都在晕倒的大娘身上,根本没有人会在意是谁重新点燃了烛火。? 忙活了半天,大娘终于苏醒了,三娘连忙唤守在院外的丫环进来将大娘送回房中休养……? 有关的人一个个离去,方寒天临走前,略带惭愧地看了灵柩一眼,除了大娘受惊以外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父亲躺在里面,亦无半丝复活的迹象……他暗暗松了一口气,跟在方阳身后离开了。? 最后只剩下素雨一个人,她看着棺材,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,随即跟上了众人。? 尾声? 几天后,一个身影出现在杂货店门口。? 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方大夫人啊,来来来,快快请进。”?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内院,方大夫人开口说:“听你叫惯了‘方老爷\\’,头一回听你叫‘方大夫人\\’,这实在让人觉得别扭呀。”? 店老板马上奉承道:“回生嘛,就是换了个身份重生,一开始难免会不习惯,慢慢就习惯了。”? “方大夫人”叹了口气:“原本我是想让寒天来点的,怎想……”? 店老板说:“其实,当初你让方少爷来时,我便猜到了,可他是你的儿子呀,是要继承你们方家所有家业的继承人啊……”? “方大夫人”悠悠道:“这人呀,本来就欲壑难填、贪得无厌,就是到死也不易满足啊。”她又叹了口气,“奈何人算不如天算,事情难免与想象的有所差异。”? “夫人说的是,不过这目的达到了,剩下的银子总归……”店老板伸出三根手指打着暗示。? “哼,既然货不对款,这剩下的恐怕要重新合计了。”? “哎,那再商量商量?”店老板心里忍不住责骂了素雨一番,都怪那丫头,差点儿毁了他的财路!? 两人的谈话依稀从店里传出,又逐渐淹没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。? 烟雨江南。素雨站在桥上,看桥下的流水行船,戏水鸳鸯。她不是素雨,至少三年前还不是。? 自己到底是谁,活了多久,又换了多少个身份?她记不清了。? 不过很快,自己就又能换个新的身份了,毕竟现在这个方家太复杂,她不喜欢。还有,她可不想和另一个“回生”的人住在一起,那种感觉实在太奇怪,就好像自己的秘密被人窥视着,万般的不自在。


线上沟通软件价格 http://www.easyliao.com/
相关报道
回生烛
不能久等
这畜牲是左撇子
椿树称王
先让自己快乐
情世间
找到自己的海
全心投入才是解除一切困境的出路
专家会诊
来自前妻的快递
 
 
 热门新闻
· 有些爱情,是注定的烟火
· 太阳路19号公寓
· 无视果报的母子之家破人亡
· 小勺与嘴巴
· 借命1
· 铅铸的鸭子
· 梦境中的你
· 回生烛
· 专家会诊
· 小枕头,等等我
 推荐
· 夺祭 I
· 清末最后一批巡洋舰的命运
· 摸到的你
· 深深爱之寻觅
· 别总说正确的话
· 脱口而出
· 吏部侍郎的替身
· 他的烟摊支撑起了一个家庭
· 噩运棉布熊
· 午夜别刷牙(短篇2)
捷拓A网